一场辱人智商的财务造假:康美药业财会审计师
分类:智库观察 热度:

文 秦晓鹏

编辑 刘肖迎 廖影

春雷响,万物生。

今年春天的尾巴也响了一声雷,这一声雷劈没了299亿的资金,也撕破了一家千亿中药帝国的脸面。

康美是A股最有名的中药企业之一,关于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说法由来已久,2012年就引起了全民讨论。

在涨即正义的二级市场中,康美的形象依然是“医药白马股”。

股价最高之时,康美药业的市值达到了1400亿。去年10月,康美药业股价暴跌,关于其财务造假的质疑再次从四面八方涌来。12月,康美药业被调查,调查至今还没有定论。

4月30日,年报已不能再拖,丑媳妇终于见了公婆。而康美药业造假情节之恶劣,足以将它永远得钉在资本市场的耻辱柱上,再也不得翻身。

康美药业毫无悬念得跌停了,曾经的千亿市值仅剩下了475亿。

01

侮辱智商的造假

康美药业会被质疑财务造假是因为它的财务数据存在以下特征:

 

多个信号预警,康美会暴雷一点都不稀奇。

4月30日,康美药业将2017年大部分会计数据推翻,亲自下场打脸,可以说是造假实锤了。

 
 

动辄几百亿的数据差距,康美竟然轻描淡写得称之为会计差错,极力否认财务造假,将锅推给了财务人员和审计师。康美药业实控人兼董事长马兴田甚至解释说:“市场比较关注的货币资金减少299亿元的问题,并不是一笔勾销,而是大部分转为存货了,我们的存货还是很有价值的”。

有人对此评价:作为一个财务人,我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作为一个投资者,我感觉受到了愚弄。

是真的出现了差错,还是公然侮辱大众的智商?

差错变更中,存货和货币资金变动巨大。市界下面将以这两个科目为例,分析这样的差错在2017年发生而又未被发现的概率有多大。

假设康美药业发生了一笔交易,采购了一笔存货,而忘记了做这一笔账。存货入库却未入账,资金已交付也未入账。此时账面上会出现存货少计,而货币资金多计的情况。

02

财会审计师齐犯错?

从上市公司来说,财务人员每个月会收到银行的对账单,将银行的对账单和自己的账户进行核对。也许每月发生的交易笔数过于庞大,财务人员核对起来比较困难,但是存款余额起码要核对一下吧。公司的出纳、会计师、财总竟然在一整年的时间里都没发现。

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人员如果业务能力这么差,整个财务部门都可以裁撤了。

市界曾致电康美药业的审计机构,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市界咨询了其他会计事务所的审计人员,审计人员表示货币资金科目的审计相对比较可靠,因为证据来自非关联的第三方,即银行。

审计人员根据企业年末账面银行存款余额制作函证,发给银行核对、确认。银行进行核对后反馈审计人员。理论上,只有在收到银行确认无误的函证之后,才会出具报告。即使出具报告的时间很紧张,函证没有收到,审计人员也会得到银行人员的电话确认。一般来说账上调整未达帐项后的数目、银行对账单和函证三个数字是统一的。

会计师事务所既然对2017年年报数据出具了标准意见的审计报告,大概率表明会计师事务所从银行取得了关于康美货币资金为341.52亿元的各项证据。

一家公司的多个财务人员和公司审计师一起出了这么大会计差错的概率极低,就好比转角遇到爱。

因此,市界更倾向于认可2017年年底账户上确实有341.52亿元资金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康美药业为何要自己打脸,称2017年底账上只有42亿元货币资金呢?结合康美药业大存大贷,不做理财,市界猜测这299亿元的资金很可能是过桥资金。

2018年货币资金仅剩18.39亿元,2018年为何没有过桥资金?或者说原来的过桥资金从哪儿跑了呢?

市界注意到,2018年增加较多的资产有其他应收款、在建工程、固定资产、投资性房地产。而审计会出具保留意见和这几项科目都有关系。

以其他应收款为例,2018年,康美药业的其他应收款为92.28亿元,比应收账款还高出了近30亿,其中向关联方提供且未收回的金额为88.79亿元。

企业的其他应收款与经营活动无关,是个包罗万象容易大做文章之地,理论上,公司完全可以通过常年挂账其他应收款,将资金转出。

 

康美药业的年审中,会计师事务所表示不能确定对关联方提供资金发生额及余额的准确性。

究竟过桥资金有没有通过某些科目流出上市公司体外,就不是外界所能知晓的了。

03

存货仍有雷

再来看存货,新增了存货没记账,还盘点不出来的概率同样微乎其微。

2017年的存货由157亿元更正为352亿,增加了195亿,按照康美的说法,只是少做了这笔账,导致存货被少计。

市界发现相差的这195亿中,有超过170亿被计入了库存商品中。既然是库存商品必然已经完成全部生产过程并已经验收入库。换句话说,随时可以销售。

2017年更正前的库存商品价值74.68亿元,更正后的数字是252.92亿元。在库存商品没有发生较大单价变化时,两百多亿的库存商品的占地面积是七十多亿库存商品的三倍还多。

上述审计人员称库管虽然不会每个月盘点,但公司理应在年中组织全面的盘点,年末会和审计人员一同盘点。

 

这盘点人员得多瞎才能发现不了呢?和存货盘点相关的人员是不是也该被革职查办了?

无论是存货还是货币资金发生巨额差错而不被发现的概率几乎没有,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还想洗白的嘴脸实在太丑陋。

很多上市公司在暴雷之前都有“前科”,康美也有大把的黑历史,多次卷入行贿事件。一次不忠百次不容。骗过你的公司,千万不要相信它能够“改邪归正”。

康美的雷还没有暴完。

2018年存货达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45.84%,其中库存商品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了35.7%。马董事长称存货(大概率说的是库存商品)非常值钱。

虽然很少听到中药材的保质期,但时间久了很多中药也会失效,并不是越久越值钱,即使是人参也是在土地里生长得越久越值钱,而不是放仓库里越久越值钱,仍然存在减值的可能性。

高达266亿元的库存商品,即使只计提2个百分点的减值准备,也将对净利润产生5亿左右的影响,按照2018年的11.35亿扣非净利润来看,影响超过了40%。

康美的下一个雷可能就是存货减值。

康美药业天雷滚滚,请大家伙儿避而远之。

上一篇:康美药业年报审计机构正中珠江:曾被财政部点 下一篇:百城公益环保行近半,麦子金服十周年精彩继续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